智韵梅香

 

 

 

   
    “智韵梅香”是学校梅花文化的精髓。学校以“品梅香、抒梅意、铸梅魂”为基本思路,开展了“赏梅、咏梅、品梅、探梅、赞梅”系列活动,引领学生以梅花的品格和精神陶冶和激励自己。学校还以梁启超先生的《少年中国说》激励学生自强不息,人人争做有志气有担当有作为的中国少年!
   
   
   
 

  我校原隶属宝钢集团梅山矿业有限公司,梅山铁矿建有梅花山,因崇尚梅花精神,我们的学生多数是梅山铁矿职工子女,且来自于“梅苑、梅岭、梅欣”三个小区,“南京市梅园新村”是我校的德育基地,南京的市花又是梅花,可以说我校与梅花的“梅”有着不解之缘,“梅”的情愫紧紧萦绕在我们的心中。

 

   
 

 

   
 

  梅花为中国的十大名花之首,被称作花中君子。梅花不仅有苍劲挺秀,疏影横斜,清雅宜人的神韵,而且还有“冰里育蕾、雪里怒放”的特点。它被诗人赋予人的品格,成为艰苦卓绝、刚强不屈,谦虚豁达和纯洁高雅的象征。

  为此,我校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文化资源,于2006年开始走上了“梅花校园文化的探索与实践”之路。

  我们以“梅花香自苦寒来”作为我们的校训。

  用梅花的“傲霜斗雪”神韵,象征“艰苦卓绝、刚强不屈”,来勉励我校师生——学会学习。

  用梅花的“俏不争春”品格,象征“谦虚豁达、纯洁高雅”,勉励我校师生——学会做人。

 

   
 

 

梅花文化氛围

 

 

  走进我校校园首先看到的就是“梅花香自苦寒来”和 “傲霜斗雪” “俏不争春” 这醒目“主题”。

  为了让学生更好的了解梅花文化,学校甄选了具有代表性的赞梅诗词、古今爱梅、咏梅的名人故事及学生亲手绘制的梅花图、书法作品等,布置成文化墙,逐步构建了“赏梅”、“咏梅”、“品梅”、“探梅”、“赞梅”五个版块。教室中,走廊里,围墙边,都让学生随时置身于梅花文化的氛围,达到耳濡目染,润物无声的效果。

 

   
 

 

   
  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

 

 

  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

 
   
 

 

“赏梅”——意在“以物化人”

 

 

  从“识梅、说梅”开始,开展“赏梅”教育活动,意在“以物化人”。

  我们以梅山社区的梅花山为起点,走进南京市的梅花山,走进常识课堂里的梅花中,走进网络的梅花世界里,引领学生:认识梅花、欣赏梅花、了解梅花文化及意蕴,从而激发学生喜欢上梅花。

 

   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

 
 

“咏梅”——意在“以梅学文”

 

 

  以“梅花”为依托,与学科教学相整合,意在“以梅学文”。

  如:低年级识字教学,以“梅花”载体,创新学习方法,通过学生收集梅花的图片、含“梅”的词语、成语,赞梅的字词、句段,开展了“品梅识字”的教学研究,构建品种篇、人物篇、成语篇等集中识字系列。学校多次在省、市、区展示了语文“品梅识字”教学成果。

  再如:高年级的“咏梅”的拓展阅读课。“墙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。遥知不是雪,为有暗香来。”等古往今来以梅为题的诗词歌赋,或咏其风韵独胜,或咏其神形俱清,或赞其标格秀雅,或颂其节操凝重。学生通过学习、吟诵这些描写和赞颂“梅花”的诗篇,不仅学习着文化知识,同样感悟着梅花精神。

    我们还有“梅之韵”艺术课堂:学生们唱《红梅赞》、舞《踏雪寻梅》、《梅花三弄》、百变梅花剪纸、舞文弄墨梅花书画。他们将自己对梅花的喜爱与理解,尽情蕴涵在“听、说、读、写、唱、奏、舞、画”之中,也自然染于梅花的骨气、梅花的品格,领悟着梅花傲霜斗雪、俏不争春”的精神。

 

   
  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

 

   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

   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

   
 

 

“品梅”——意在“以梅育人”

 

 

 

    开展德育主题教育活动,意在“以梅育人”。

依托我校“上海市行为规范示范校”和“全国青少年道德培养实验基地”这两个德育特色项目,将梅花文化与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相整合,开展“探索梅花精神、弘扬民族文化”德育主题活动一年级:争做可爱小梅花——我和好习惯交朋友、二年级:红梅年年报春早——诚信伴我健康成长、三年级:俏也不争春,乐在丛中笑——爱家·爱校·爱家乡体验活动、四年级:昂首怒放花万朵——弘扬民族精神,做个最好的我、五年级:梅花香自苦寒来——综合实践活动。

    还组织“梅花魂”系列的读书交流、故事演讲、课本剧表演等展示 学生“品梅”的理解与收获。

 

 

   
  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

 

   
 

“探梅”——意在“以梅感人”

 

 

  走进身边的梅山,了解梅山人艰苦创业的历程与成就,意在“以梅感人”。

    我们组织学生走进梅山,充分挖掘地域教育资源,开展探源“梅山精神”实践活动,将校园梅花文化与地方教育资源相整合。通过组织参观梅山工厂、采访梅山劳模等,感动梅山人的创业、感恩父辈创造的家园,感受梅山企业“艰苦创业、奋发创新、勇创一流”的梅山精神,正是梅花品质的真实写照,梅山人正是凭借这种深入骨髓的梅山精神战胜了一次又一次困难,铸就了今天梅山企业的辉煌。并开展“红领巾为你挂奖章”、 “环保卫士进社区”等红领巾志愿者活动,引导学生爱家、爱校、爱国家。

 

   
 

 

   
 

 

“赞梅”——意在鼓励学生“实践做人”

 

 

  以学校“赞梅”表彰栏,开展各类“小梅花奖”评比活动,意在鼓励学生“实践做人”。

  设立学校、班级两级“赞梅”表彰栏,开展各类“小梅花奖”的学生表彰活动,在表彰活动过程中,不断增强学生行规养成教育中自我约束、自我调控和自主教育的能力,促进学生思想品德和综合素质的提高,逐步形成“真善美”正确的价值取向。通过“爱心小梅花、勇敢小梅花、文明小梅花、乐学小梅花、进步小梅花……”等各类评比,使校园内处处涌现可爱的小梅花。并设立单项奖,让100%的学生获奖,以鼓励激励每一位学生发展。

 

   
           

 

   
            

 

   
  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

   
            

 

   
 

梅花成果

 

 

  通过注重积极的情感引导,发掘学生要求进步的内驱力,使每位学生都能收获到了成功的喜悦,让学生在梅花文化的润泽下健康成长。

  我们的校园不算大,但我们可以在广博的梅花文化世界中畅游;我们学生的年龄虽小,但在梅花精神的引领下,却不断滋长着崇高的价值取向;我们的学生在小学阶段不算长,但相信我们的学生会终身记住这样一句话:梅花香自苦寒来。

 

   
            

 

   
            

 

   
 

 

   
 

梁启超 (中国近代历史人物)

 

 

  梁启超(1873年—1929年),清朝光绪年间举人,中国近代思想家、政治家、教育家、史学家、文学家。戊戌变法(百日维新)领袖之一、中国近代维新派、新法家代表人物。

  幼年时从师学习,八岁学为文,九岁能缀千言,17岁中举。后从师于康有为,成为资产阶级改良派的宣传家。

 

   
 

 

梁启超先生的《少年中国说》

 

   

 

   
 

写作背景:

  清朝末年,清王朝实在撑不住,搞成了清政府,但是,官场依旧糜烂不堪,大义泯灭,龟鬼横行,究其根源,是氏族传承纲常之祸也,贵贱氏族俱立家谱,其谱编制长达70代以上,国以孔为贵。粗知历史的人都知道,自嬴秦以来,改朝换代更天换地者十数次,这些氏族为何能在十数次天崩地溃中屹立不倒?人自然明白,无他,出卖旧天子,充当新奴才尔,通敌才是贵族之大道,是故,国因贵孔而空,民以卖国而荣,民之所以卖国,是为其族可以老大也,国之所以靡空,是因其崇老大而失道也,进而,要从根本上拯救糜烂的清朝,梁启超就写了本篇《少年中国说》,为的是克服氏族传承5000年的谎言,断了崇洋媚外的根源,了结卖国而偷生的情愫。

 《少年中国说》写于清光绪二十六年, 其时它的作者梁启超27岁。27岁的梁启超虽然年纪轻轻, 却早已名满天下。

  梁启超的得名, 源于他的政治活动。梁是个早慧的天才。他9岁即能下笔千言, 12岁中秀才, 16岁中举, 17岁进万木草堂师从康有为; 22岁赴京会试, 与康有为一道发动公车上书, 震惊全国; 25岁进京参与百日维新, 戊戌变法后逃亡日本, 成为举国皆知的维新变法领袖。梁启超的得名, 还源于他的文章言论。他学问广博, 才思敏捷, 为文旁征博引, 议论勃发, 滔滔不绝, 势如江河。他23岁在上海主编《时务报》, 到日本后又主编《新民丛报》。在这两份以鼓吹维新变法为宗旨的报纸上, 梁启超发表了大量他亲自撰写的文章。梁的文章痛责时弊, 引进新风, 文笔犀利而畅达, 情感深沉而奔放, 为千千万万读者所倾心喜爱。《时务报》、《新民丛报》因梁文而风行海内, 梁文也因两报而流传四方。黄遵宪这样评价梁的文章: “惊心动魄, 一字千金, 人人笔下所无, 却为人人意中所有, 虽铁石人亦应感动。从古至今, 文字之力之大, 无过于此者矣。”郭沫若说: “无论是赞成或反对, 可以说没有一个没有受过他的思想或文字的洗礼的。”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20余年里, 梁启超是当之无愧的中国言论界的骄子。

 《少年中国说》是梁启超的众多受人喜爱的文章之一,这篇文章有3000多字,是清朝末年梁启超所作的散文,写于戊戌变法失败后的1900年,文中极力歌颂少年的朝气蓬勃,指出封建统治下的中国是“老大帝国”,热切希望出现“少年中国”,振奋人民的精神。文章不拘格式,多用比喻,具有强烈的鼓励性。具有强烈的进取精神,寄托了作者对少年中国的热爱和期望。